因為餐廳料理太好吃,顧客從喪屍變回了人類,這漫畫風格太自由了

delightW11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喪屍」題材,韓影《釜山行》、美劇《行屍走肉》或者遊戲《生化危機》都是頗具代表性的作品。

人性·善惡的掙扎與刺激眼球的獵奇場景往往是其中的看點,但作為觀眾, 你是否對清一色的悲歡離合加硬核的場景感到厭倦了呢?

基于此,向各位安利一部風格自由的喪屍題材作品——

《French of the Dead》

漫畫開頭,介紹了一位懷揣著開店夢想來到法國餐廳學習製作美食技巧的廚師文森.托米奧卡。

然後下一頁, 文森.托米奧卡被咬變成喪屍已有一周。

餐廳內暫時無礙的只有見習廚師尤裡斯和主廚馬修,餐廳外是喪失理性的喪屍群。

兩人平靜聊天時,討論到 「喪屍會不會不吃人而是吃法餐」的問題上,決定拿眼前的喪屍文森.托米奧卡實驗。

尤裡斯和馬修二人分別用了兩種不同的調味方式製作了文森.托米奧卡平日裡最愛吃的香煎雞肉。

托米奧卡首先品嘗了尤裡斯製作的料理,嚼了兩下,吐了出來。

尤裡斯一臉 「你舌頭絕對壞了」的表情破口大駡。

身為主廚的馬修則顯得淡然: 蠢貨,配合顧客味覺做調味也是我們的工作。

而文森.托米奧卡吃下馬修的料理後,流露出相當幸福的表情。

馬修笑:果然連喪屍都分的出來啊,見習廚師和主廚的區別。

並順便教育尤裡斯不該過于依賴自己的感覺,說到感覺,馬修想起了初次見尤裡斯的場景。

餐廳的垃圾桶經常被亂翻,直到馬修逮到了那只「老鼠」,但他沒想到尤裡斯是為了還原一道料理,吃下後更沒想到區區垃圾桶翻出來的食材竟然能把料理還原到這種程度。

馬修邀請尤裡斯品嘗了原版料理,大快朵頤後,尤裡斯問:你是什麼人時,馬修回答主廚。

自那時起,成為主廚變成了尤裡斯的夢想。

所以自然而然的,餐廳多了一個叫尤裡斯的見習廚師。

儘管現在喪屍圍城的情況談夢想不合時宜,馬修依然說:正因為現在是這種情況,才需要堅實的支柱,以防自己的心輕易向die傾斜。

交談間,不可思議的事情也隨之發生, 面前的托米奧卡從喪屍變回了人類。

兩人合力將昏睡的托米奧卡搬回休息室,確認過主廚的香煎雞肉沒有下藥後。

尤裡斯突然想到可以利用香煎雞肉擺脫喪屍圍城的現狀,于是劫走了一隻喪屍進來。

但這只光頭喪屍油鹽不進,不僅沒有變回人,還直接將馬修的料理吐了出來,氣得主廚動手打人。

陷入瓶頸時,餐廳外傳來廣播,喪屍變化的原因是 因為食用了抑制食欲的減肥藥導致反噬,因為長期處于極度饑餓的狀態下以至于連人都想啃食,被咬到的人會被感染。

為了逃離饑餓的狀態,喪屍們一直在尋求美味到不需要再吃的食物。

兩人明白了問題的關鍵, 口味因人而異,托米奧卡變回人源于吃到了最愛的香煎雞肉,其他人想必也一樣。

馬修說準備開店吧,尤裡斯驚訝:我們並不清楚他們的喜好吧?

馬修卻搖搖頭,你仔細看, 圍在餐廳門口的不都是我們的老主顧麼?他們肯定是順著自己做人時的回憶,想要來這家餐廳吃飯吧。

但就算準備了完美的料理,難保湧進餐廳的喪屍最先感興趣的不是人類。

此時尤裡斯的提香天賦不可或缺, 馬修便將料理調味大任給予了尤裡斯。

馬修相信著他,一方面文森.托米奧卡先選擇了尤裡斯的料理,另一方面年幼翻垃圾桶撿拾的尤裡斯體會過類同喪屍的極度饑餓。

見尤裡斯還在猶豫,馬修講了自己的過往,這也是他願意接納尤裡斯的原因。

回憶中,年幼的馬修攥著鈔票千里迢迢從鄉下來到巴黎餐廳,但被廚師趕了回去,說像他這樣的人理解不了高級餐廳的味道。

餐廳應該是讓顧客感受到幸福的地方,因此無論如何馬修都想滿足顧客的需求,他也永遠不會將顧客拒之門外,即便那位顧客只是個嚮往料理卻身無分文、翻垃圾桶的小孩。

尤裡斯恍然通曉, 自己的夢想不僅是成為主廚,還是成為像主廚馬修這樣的人。

備受鼓舞的二人開始製作,受年幼翻垃圾桶的經歷啟發,尤裡斯選擇了準備丟棄的魚骨和蔬菜渣重新料理。

漫長的料理過程結束,菜品上桌,他們懷抱著「人生如棋,落子無悔」的心情打開餐廳門,生die在此一瞬。

結果很成功,喪屍繞過他們,紛紛去吃桌上的料理,變回了人。

除了一個喪屍,就是吐了馬修料理的光頭喪屍。

當然,這位光頭喪屍遲早被馬修、尤裡斯兩人攻略。

這部有趣作品不禁讓人想到,由漫畫家花澤健吾的同名漫畫改編的電影《請叫我英雄》,裡面喪屍化的人類同樣保留著生前的習慣。

例圍著樓房跳高的最終BOSS喪屍,催稿的編輯喪屍等,種種執念如掛了後的肌肉痙攣般。

而《French of the Dead》中被減肥藥操縱食欲的喪屍,根據記憶,來到為人時喜愛的餐廳也水到渠成。

圍繞餐廳的小世界形成,拯救的重任落在見習廚師尤裡斯和主廚馬修,物件是曾經的顧客,而今藥品壓抑下饑腸轆轆的喪屍。

成功的關鍵如封面所示,美好的一餐必定是從空腹開始的。

生die存亡的大局下, 作者選擇的「英雄」卻是兩位再平凡不過的廚師;短暫的篇幅下,僅用了兩段簡單乃至俗套的回憶補全了一老一少的組合的行動軌跡、理想與人設,絲毫不顯突兀。

相較其他常見喪屍題材強調的人性與獵奇,《French of the Dead》更關注的是幽默感。

作者將日常的歡笑與平靜放在本該硬核的場景中,衍生出了巧妙的故事: 兩位廚師為一群因減肥藥病變的饑餓喪屍做菜。

短篇《French of the Dead》僅一話,如有後續,也許是尤裡斯和馬修開著餐車浪跡天涯,四處料理,救治喪屍的情景,兩人離開時,法國巴黎小餐廳的周圍,早已恢復如常。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